都市异能小說 學校門前有顆柿子樹 txt-第五十二章 沉迷遊戲的跟蹤展示

學校門前有顆柿子樹
小說推薦學校門前有顆柿子樹学校门前有颗柿子树
夜色渐浓,四个男的走在灯火通明的别墅区柏油路上,可能是心虚,多少有点蹑手蹑脚的小偷模样。
妖孽 兵 王
“咱们为啥非要晚上来啊?”舒鹏洋说。
“你没看电视里一般密谋大事的人都是晚上行动的么!”王书睿说。
“万一人晚上不出门呢?!”舒鹏洋说。
“你说到重点了,不出门咱就当遛弯了,反正最近个个都吃胖了!”于俊博玩笑似的说。
几个人你一搭我一搭的聊着天,很快就到了,他们偷摸藏在铁栅栏门的一侧,偷偷往里望。
吞月之虎
家里暖白的灯光安静的映照着院子,安详的听不见屋子里的任何噪音,四个人眼巴巴的盯了半天,没有任何异动,舒鹏洋不耐烦的来回踱步,王书睿看着在眼前晃悠的舒鹏洋只好说:“不如开局游戏吧,反正闲着也是闲着。”
绝世农民 小说
于是,四个人蹲坐在门口以盯梢的名义玩起了游戏。
“怎么样?”
“有情况吗?”
“现在咋样了?”
……
群里的消息如雨后春笋不停弹出,他们沉迷游戏的心情早已掩盖了这些问候,不过幸好,一无所获,回家交差不至于被批评。
“没情况,有情况我们会说的!”一局游戏玩罢,于俊博总算回复了女孩子们的担忧。
“我们正认真盯着呢!放心吧!”王书睿也毫不心虚在群里说。
“要不再开一局?!”
“好啊!”
四个人又开始在手游的世界里畅游,正玩的起劲,忽然屋子里的灯灭了,几个孩子借着路灯玩的正嗨,丝毫没有注意,直到一局玩完,才将目光转向屋子,四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,“啥时候关灯的,都没注意!”舒鹏洋弱弱的说。
四个人多少都有点心虚,默默的掉头往回走。
“什么情况啊你们!发个消息半天不回!你们是不是偷摸在哪打游戏了?!”四个人一进门郭子清就大着嗓门一顿数落。
“怎么可能!我们四个一直盯着,都没顾上看手机!”王书睿不敢直视郭子清的眼睛,盯着别处说。
“你看看你们一个个心虚的样子!明天我跟你们一起去!睡觉!”郭子清说完扭头往二楼走,只剩四个大男生大眼瞪小眼。
“哎呦喂!姑奶奶啊!算了,睡吧!明天再说!”舒鹏洋一副哭爹喊娘的样子也往楼上走,于俊博和于岩一言不发的跟在身后,几个人就这样结束了今天草率的盯梢。
剑卒过河
一大早叶星言和赵泠希就给大家准备好了早餐,一直等着小伙伴们陆续用餐,四个大男生今天也是巧了,一起上了楼,像商量好的一样,赵泠希早就听郭子清说了她的猜想,都知道这几个家伙肯定偷着玩游戏了,这会儿赵泠希也是逮着机会了,看着四个人表面笑眯眯的说:“早啊,大功臣们!”
四个人一看赵泠希的架势,就知道这下肯定瞒不住了,老老实实一个个坐在餐桌上默默的吃饭,大气不敢出。
“吃完,继续吧!”赵泠希看着安安静静吃饭的四个人说。
“继续啥?”舒鹏洋嘴里叼着面包片说。
“还能啥!继续你们的任务啊!”赵泠希双手抱在胸前,一副女上司的样子说。
“早上就去啊!”王书睿说。
“是啊,保不准人叶叔叔白天去看女儿呢!”赵泠希说。
“行,也有可能是白天啊,找自己女儿又不是啥见不得人的事,为啥要晚上,是吧泠希?”于俊博用讨好式的口吻说。
“嗯哼!”赵泠希瞎哼哼了一声,勉强算是接受了于俊博的讨好。
星际争霸 前线
叶星言在一旁看着他们逗趣的样子竟有一瞬间特别想让时间暂停,她好像已经爱上了这里的生活。
“吃完了没?吃完了就出发吧!”张向菀看着四个男生磨磨唧唧咀嚼的样子,故意催促着。
“向菀!你怎么也跟他们一样?”王书睿说。
“跟谁一样?”
“说谁呢!”
郭子清、赵泠希一下子嗓门就起来了,吓得王书睿连连说:“行行行,姑奶奶,怕了你们了!兄弟们,赶紧的,咱现在在这儿呆着就碍人家的眼,咱还是赶紧出去吧!”
赵泠希她们听王书睿这么委屈巴巴的说,竟觉得有些好笑,不过还是强忍住了。
四个人老老实实把餐盘放入洗碗机,就赶紧消失了。
四个姑娘偷摸的趴在大露台,看着那四个男孩晃悠悠出走的背影,互相使了个眼色,一副要搞事情的样子,偷摸跟了出去。
“你说这大白天,他们不得上班吗?”舒鹏洋这碎嘴又开始臆想。
“上班了更好,咱就可以直接回去了!这大热天的,好像吹着空调喝着小啤酒!”王书睿用手挡了挡刺眼的太阳光惬意的说。
“哎,可别啊,今天还是老实一点,就算人上班了,咋也得观察观察房子,看看有什么收获,回去好交代!还有啊,昨天是谁说要打游戏的?要不是被他们发现,你清姐也不会大白天把咱们赶出来吧!”于俊博说。
“哎哎哎,不是我啊!我可没提议!”舒鹏洋赶紧的摆摆手意图撇清关系。
“得得得!昨天玩的时候个个玩的都挺起劲,现在被赶出来了吧,又都不乐意了额!”王书睿说。
“行了行了,咱先别内讧,听我哥的,今天咱都老实点,干点正事!”于岩说。
“就怕舒鹏洋不老实,定力太差了!”王书睿说。
“谁定力差了,我昨天不就多晃了几步吗!怎么就定力差了!”舒鹏洋狡辩着。
“看吧看吧,有内讧了!”
………
几个人你一言我一语在内讧中渐渐逼近叶寄语家。
跟在他们后面的几个女孩子才是真真的间谍附体,一路上躲躲藏藏,大气不敢出,不说一句话,全靠眼神交流,一会躲树后面,4一个人竖成一排,一会靠别人家门口的大花盆傍身,就这样竟然没被四个平均视力1.0的人发现,也是有够荒谬。
四个男生又按昨天的站位立定,偷摸巴拉在铁栅栏上往里看,屋子的大门是开着的,不一会儿有位妇人拿着洒水壶出来,他们几个下意识的缩了缩头,生怕被女主人发现,想来这妇人就是那天刚来这里时看见的那位,应该就是叶寄语的妻子吧,于岩猜测着,看着这妇人的模样,他觉得十分亲切,像是某位认识很久的长辈,他想起叶星言说过的,他也曾来过这个时空,不由对此越发好奇,眼巴巴的盯着那妇人浇花,看的旁边的王书睿都蒙了,怼了怼于俊博的胳膊,示意他看看于岩,于俊博能理解于岩的心思,毕竟是一起长大的弟弟,他明白于岩定时想起了什么重要的事,才会如此失礼的盯着一个已婚妇女。
而四个女孩默默的将这一切尽收眼底,站在马路对过,看着四个男生一直盯着叶寄语的妻子,尤其是于岩。
那妇人将整个院子的花都浇了一边,又坐在院子里晒了会太阳,自始至终都不曾见过叶寄语的身影,于岩他们蹲在门外悄悄商讨,猜测叶寄语的去向。
“我觉得他肯定上班去了!”王书睿说。
“ 这找自己女儿不带媳妇也说不过去,我觉得也是去上班了!”舒鹏洋说。
“而且今天也不是周末啊,按叶叔叔的年纪也没到退休的年龄,肯定是上班去了!”王书睿又说。
“行了,今天不用等了,晚上再来吧!一会中午咱得午休!回去吧!”舒鹏洋打了个大大的呵欠说。
“你们看那妇人又是浇花,又是晒太阳,如果叶叔叔不在家,为什么家里会有声响。”于岩说。
“有声响?”舒鹏洋疑惑的问。
“你哪只耳朵听见有声响?”王书睿也加入疑问。
“我怎么没听见!”舒鹏洋说。
“你们仔细听,里面有那种DuangDuangDuang的声音,还有像那个月野兔走路的那种声音!”于岩说。
“好像是有像月野兔走路的声音,我刚听见了,以为是错觉呢!”于俊博说。
“哎,你两果然是亲生的,耳朵都这么好使!”王书睿说。
“ 那按你两的说法,月野兔来这了?”舒鹏洋说。
“你傻啊!”王书睿拍了一下舒鹏洋的后脑勺继续说:“就是说家里有人或者有什么背的机器人之类的吧!”
“美枫阿姨,喝咖啡吗?”他们四个正讨论着,只听见耳朵里传来一个声音,这声线极为熟悉,像某位故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