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 大明極品贅婿-第一百九十章:常州城的楊村鑒賞

大明極品贅婿
小說推薦大明極品贅婿大明极品赘婿
一个人,一匹马,纵意而歌,仗剑天涯。
常州就在江宁向东不过百十里路,骑着快马,清晨出发,未及午时,已经来到常州境内。
手中拿着地图,牵着马,赵晨并没有进入常州城内,而是绕过了常州城,来到常州的东南角方向。
荒山野岭之下,有着一个与世隔绝的小村子。
寒冬腊月,正是严寒时节,村子不过百十户人家。
太子,我哥呢?
田地被大雪覆盖,村民们靠山吃山,靠海吃海,成群结队的百姓,足足有三十余人,他们穿着烂棉破衣,一根麻绳,捆绑着两丈长的树枝。
树枝托在地上,成群结队的百姓们,从荒山上砍了木材,正在向家中返回。
赵晨牵着马,上前拦住了一名跟在后边的村民,开口询问道:“老伯,老伯,这附近有一个杨村,你们是哪里的人吗?”
虽然手中有地图,有路线,但到了目的地附近,还是要靠嘴巴才能真实定位不是?
那老伯骨瘦嶙峋,左右肩膀各扛两捆树枝,后边背着两捆树枝,便是如此,也不作罢,为了能一次多捡回去一些,胸前还挂着一捆。
一个刚刚五尺老伯,为了生存。
听到身边的声音,老伯心中一震,扭头道:“是啊,我们这些,都是杨村的百姓……”
边说话边扭头看向赵晨,只见赵晨穿着一身华丽衣裳,他们虽然没见过大官,但在这个时代,能穿着锦衣玉服,还有赵晨牵着的那匹比人高的大马。
身上挂着的宝剑,剑柄剑鞘鎏金打造,上边更是镶嵌着五颜六色,各式各样的宝石。
玉带上挂着一块金牌,还有那极具标示性的乌纱帽,无不表明,面前这个郎君,来历不凡。
“大人问杨村是做什么?”
老伯心中泛起嘀咕,在这个熟人社会的时代,一个人一辈子,能走的地方很少,许多人从出生到死亡,或许都没能走出那个生长的地方。
杨村,亦是如此。
“杨村有一家姓李的,老伯知道怎么走嘛?”
没有迟疑,直接出声询问,道明来意。
微微点头,老伯道:“知道,就住在我家左侧,整个杨村,就那一家姓李的。大人是来找他们家的?”
老伯一脸狐疑,忽的,目光一凝,惊愕半晌,好似想到了什么,恍然大悟道:“大人是从京城来的?”
“嗯,是从京城来的,老伯,那李家,情况如何?他们家几口人,有几亩田?”
赵晨也不急着赶路,跟着老伯一并前行,边走边问道。
微微摇头,老伯道:“他们家的情况啊,我也不是很清楚,他们家只有三个人,老大叫什么我也不知道……”
“不过听说俺们家老大在京城当了大官,只是京城内的房子太贵了些,暂时还不能接他们去京城。”
“留在杨村的,有一个六岁的男娃子,叫李敖,还有一个十四岁的小女娃,叫李曦,两个小娃子,都靠着他们大哥寄回来的米粮过活。”
“他们本就是从外边逃荒来的,哪里有什么田产。”
老伯和李家是邻居,对李家的情况,可谓是了如指掌,也是因为知道李锦在京城做了大官,赵晨这番装束,他才想起,面前这个人很可能是从京城来的。
这才有此一问。
暗暗点头,赵晨心中记了下来,看着老伯在雪地上,每一步都小心翼翼的,上前两边,伸手将老伯后边背着的两捆木材取了下来。
放在马背上,开口说道:“老伯,把东西放马背上吧,您也能轻松些。”
“大人能帮得了小老儿一次,却帮不了小老儿一生,再说了,这么好的马,用它来驮柴火,不是大材小用了。”
老伯很是执拗,但他说的话,似乎又有那么一点道理。
能帮得了一时,却帮不了一世,就好像一个人的精力毕竟有限,无论在哪里,能看见的,能帮助的,施以援手,都只是冰山一角。
不再说话,牵着马,赵晨继续向前走着,忽然间,老伯开口说道:“大人,您在京城,是什么官?”
“啊?我啊?就是一个小官,老伯有什么需要帮助的,尽管和我说就是了。”
赵晨面色平静,他是官吗?是,也不是,如果他这身装扮,去到哪里,都可以说他是官,但实际上,他什么也不是。
朝廷没有他的名字,吏部没有他的名字,他就是个透明,透明的人。
甚至连户籍上,都没有他的名字。
“那个……没什么……大人,前边第三家,就是姓李的人家,大人要找的人,也都在那里了,小老儿到家了,就不陪着大人了……”
老伯叹息一声,转身进了自家的小院,迈步向前走着,这个时期,人口密集程度不算严重。
大明疆域辽阔,经历了几番人口消亡,在这杨村,家家户户,都是独门独院,独栋建筑,并非后世那种墙贴墙的布局。
牵着马,赵晨和老伯分离后,一路向前边走去,快要来到村口时,村口旁有着一棵枣树,树干粗壮,看年头,怕是不下百年。
在枣树的后边,便是一处篱笆园,篱笆园很是简洁,整个院子,异常干净,院子中,一个小男娃子,手中拿着一本已经磨坏了的书本,摇头晃脑的背着。
那稚嫩的声音,背着三字经,倒是有一副老学究的模样。
沉醉在其中,似乎小男娃很享受这种读书的感觉。
左右望了望,赵晨并没有看见女娃子的身影,站在枣树旁,忽然,身后传来一道声音:“你是来找谁的?”

一名十三四岁,肩上扛着两捆柴火,扎着两个马尾辫子的小姑娘,小脸冻的红彤彤的,站在赵晨身后,出声询问道。
愕然回首,恍惚间,赵晨似乎从这小女娃子的身上,看见了李锦的身影。
“这里,是李锦的家吗?”
想起李锦的死,心中满是愧疚,自责。如果不是他自大的认为自己可以看透一切,没有去猜疑,或许就不会。
明知道啊出不去商丘城,还要让人去送命。
“是啊,你认识我哥哥?看你的样子,是从京城来的吧,是不是哥哥又发米粮了?”
李曦眨巴着大眼睛,锦衣卫外出公干的很多,路过常州的次数也不在少数,往常李锦没有时间回家,便让路过的弟兄们,把钱粮送到家里。
“嗯……算是吧,你这是上山砍柴了?”
看着干瘦的李曦,扛着那比她还高大沉重的两捆柴火,上前正要帮她放下时,只见李曦噘着嘴,一脸倔强道;“我自己可以。”
“哥哥带回来了什么,放在这里就好了,你们都有事情要忙,就不要耽误时间了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