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 子墟錦瑟起笔趣-第八十八章 愛美作裳恨青春相伴

子墟錦瑟起
小說推薦子墟錦瑟起子墟锦瑟起
“我昏昏沉沉的,一直听到有人在我耳边笑,嘿嘿嘿,咯咯咯,像是喉咙里卡到痰一样,破碎又混沌,我当时就感觉很不妙,连忙四处找去,看到我脚底下坐着个佝偻的老太婆,蓬头散发,墙上的倒影张牙舞爪,她背对着我,佝着身子俯在桌子前面经细细摆弄着什么,一边摆弄,一边管自己随惨惨的笑,像个深山里的孤鬼一样……”
郑珠宝破碎地吸了口气,她没见过谢婆婆,第一次听闻自然要比我们还害怕。
“我以为那是梦,但是不是,我全身很酸很疼,鼻子里也一直钻进腐臭的味道,没有这么真实的梦,突然来到这样一个阴森的像鬼屋一样的地方,我自然害怕,差点吐出来,那老太婆动了动,我连忙闭上了眼睛装睡,我不敢面对他。”
“但是这怪老太婆却知道我醒了,她劈里叭拉扔下手头的东西,瓶瓶罐罐好像碎了很多,空气里一下散出很多浓重的脂粉味。我没来得及做准备,她突然就扑到了我边上,粗糙的腐臭中又夹着脂粉味的手摸在我脸上,像个疯子。”
郑珠宝咽了咽口气,颤抖道:“她……她为什么要摸你的脸?她又不是男人……”
抢个道爷当娘子
“我问她了,我问她想干什么,她还假惺惺地说,是看我晕倒了好心救我,但是她的表情和行为一点都不像是在好心救我,而是要恶意将我囚禁。”夏夏恨恨道。
“如果她只是个老太龙钟的老人家,你年轻很多,力气肯定也比她要大,应该可以逃跑吧?”
“我试过了,但是她不知道给我下了什么药,我一动都动不了,全身无力,连话都说不了太大声。我试着说我要走,她却突然发了脾气,凶狠地掐我的胳膊,说我没良心,一醒就要走。”
我想像得到那个场景,因为我偷偷看过谢老太婆那神经叨叨的样子。
“我看她那么凶恶敏感,我就转换了语气,说我害怕飞姐担心,要回去照看,哪怕回去带个消息也行,但这怪老太根本不听,她还说她一个人很久了,要留我陪着她终老,说着还开心地抱了一堆味道古怪的胭脂水粉给我,说是为我特意准备的。”
郑珠宝又咽了咽口水,提着气道:“她——她为什么要给你准备这些东西?你还只是个小姑娘而已——”
“是啊,我难以理解,我说我不用这些东西,她却突然发火了,把那些瓶瓶罐罐全砸在了我身上,在那里大吼大叫,歇斯底里,我说挖苦她是一个上不了妆的丑老太婆,还说我不知好歹——”
郑珠宝向我靠了靠,我感觉到她在发抖,真人真事,远比那些奇闻轶事要恐怖许多。
“我知道我不能逆着她的意,只好随便敷衍了几句,她马上又收了脾气,扭腰抚脸的,说自己本来也是个美娇娘,根本不稀罕这些俗气的胭脂水粉——”
“对对对,我曾经也偷偷看到过,她在院子里面穿着年轻女人的衣服,戴着发套,扭着腰腰,化着浓重的妆,假妆自己是年轻女人,还诅咒老天,说自己本是美丽的娇娘子,本来应该双十年华什么的,那模样真的吓得我魂飞魄散。”我想起最后一次见金娘那次,在谢婆后院看到的情景。
夏夏奇怪道:“飞姐也见过啊?”
我点点头:“见过,真的非常恐怖。”
夏夏道:“她一直在诅咒抱怨,恨金娘害她失去年轻容颜,把屋里的东西全砸碎了,我觉得如果那时候金娘如果就在她面前,她一定会将她撕个粉碎。”
我有点恶心想吐,道:“她为什么这么恨金娘?”
夏夏道:“她恨所有人,尤其是年轻的女人——她莫名其妙发完脾气后,又把那些碎瓶子捡了回来,说要给我梳妆打扮,还让我——让我挑自己喜欢的衣饰……”
逆妃重生:王爺我不嫁 小說
夏夏的声音发起抖来,手瞬间就冰冷了。
“怎么了?你顺着她,她还发疯么?”
夏夏咬着牙道:“她真的是个疯子,无药可救,她要给我看的那些衣饰,全都整整齐齐地穿在一具具的骷髅身上,每个骷髅都穿着不一样的衣服,戴着不一样的假发,脸上的白骨上还涂着红红的胭脂,泛黑的牙床上抹着鲜红的唇红!”
“啊!”郑珠宝颤抖着叫出了声,我干呕了几下。
夏夏越说越快,她很害怕,即使是重新回忆,都让她恐惧万分:“那几具骷髅像人一样争奇斗艳,冲着我阴森森地张着血盆大口,我一下就晕了过去,我真的希望自己不要再转醒,不想再看到这么令人发指的东西,但是很快的我又醒了,可是我不敢睁开眼睛,不敢再去看这些东西,怪老太婆还是知道我醒了,她见我不肯睁开眼睛,一直扯着我的眼皮,活生生地将它们扯开,非要让我看看她给我画的眉毛——我实在害怕极了,又怕她要弄坏的我眼睛,只好睁开了!”
郑珠宝已经紧紧挨在了我身边,跟着我的身体一起颤抖,谁都不敢问她睁开眼睛看到了什么。
“我睁开了眼睛,什么都没看见,因为那怪老太是个疯子,她给我镜子是黑面的,根本什么都看不见,但她一直追问我,问我镜子里的样子美不美,我不知道自己被她化成了什么样子,只能顺着她的意说美,还求她放我出去,让大家都看看我这美丽的样子。”
“别,她会发疯的!”郑珠宝急促地小声道。
精灵之门
“没有,她没再发脾气,相反的她还很开心,连忙扶起我,但我真的怕极了,随时准备要逃跑,我躺了半天也有了力气,她一靠近我,我马上一把推开她跳下了床——”
郑珠宝紧紧抓住了我的胳膊,她比我还激动。
“可是我没逃成功,我一跳下床就倒在了地上,只是微有了力气,但逃跑是不可能的。怪老太知道我的用意,马上又又发起大脾气,在我身上又踩又踢,还说我打断我的腿,让我一辈子在那鬼地方陪她,让我求生不得求死不能——我也不想再讨好求饶,任由她打,她一边打,我一边骂!”
“你居然敢骂她,你不想活了么?”我尖叫道。
“反正无论如何,她都不会让我走,我干嘛要委屈求全——我骂她是个丑八怪,让她快点去死,但奇怪的是,我这样骂她,她反而却不生气了,相反的还哇哇大哭起来,还一直问为什么会这样,问老天爷为什么要这么对她之类的——她好像一直都不肯相信自己是个老太婆,一直都想变回青春女子一般。”
我一愣,突然感觉有点可悲,我见过谢婆婆一个人在院中哭的样子,很凄凉,很孤独。
“趁她哭得忘情,我慢慢向外爬去,但还没到门口就被她拖了回来,她那么小的个子,力气居然很大,将我整个人从地上甩到了床上,我整个骨头都散架了,痛得叫不出声来。”
我心疼道:“你身上这么多伤,是不是就是这样落下的?”
夏夏恩了声:“不过,她将我扔在床上后,就结束了。她突然扑过来,用力地扯走了我挂在脖子上的珠子,那一扯真的很痛,几乎勒破了我的脖后根。你摸摸,现在都还有很厚的痂子。”
夏夏拉着我的手去摸她的脖后根,果然粗粗的一段弧形,我担忧道:“不会落疤吧?”
夏夏道:“不会,忌水就好了。”
“谢婆婆扯你的什么珠子?我怎么没印象你有挂什么珠子?”
“是三哥送我的那颗啊,飞姐你也有一颗的,丑老太抢走了我的珠子,非要让我送给他,我气得一脚踢去,那时灯突然灭了——”
寒晶?我不自觉地摸了下自己胸口。
“有人来救你了么?”我很紧张,因为孟无说过,是燕错救得夏夏。
“我不知道,我只知道灯灭了,黑灯瞎火的什么也看不见,丑老太跟疯了一样在屋子里破口大骂,可是屋里一直没其他动静,我以为是风吹灭了灯,可是突然的烛台也倒了,我听到了什么东西快速动的风声,还有丑老太的惊叫声,什么东西掉在了我的身上,微微地发光,就是丑老太抢走的珠子,一有了光,我就抬头找丑老太,她的表情诡异极了,扭头盯着后面墙上的什么东西,然后倒下去——”
“墙上有什么?!是什么?!”我很紧张。
“我顺着她目光看去——看到墙上有什么东西飘在那里,一道阴冷的目光凶恶地看着我,恐怖极了——”
“飘着? 就像——就像我之前跟你说的,墙上有鬼脸飘着一样吗?你好好想想,那人的脸,你有看清楚吗?”我反复想要确定。
夏夏道:“那么乱,我根本没看清,自己就也晕了过去,后来我就不知道了,醒来已经被三哥带回来了。”
哥哥我喜欢你
我问郑珠宝道:“夏夏回来时的脸是不是很恐怖?是不是脸涂得惨白,眉毛画得黑如树枝,嘴唇又红得如涂鲜血?”
郑珠宝恩了好几声,道:“你们说的这谢婆婆与你们有什么仇怨, 为什么要这样对夏夏妹妹?”
夏夏恨道:“无怨无仇,平时我们见着她都要绕道走,她张口骂我们我们也当没听见。她就是个疯子。”
谢婆婆所作所为的确令人厌恶,但我一直想起那日看她一人在院中独唱悲吟的样子,喃声道:“其实她也很可怜,老来亲无故,沉迷青春又无法挽回。有一次我经过她院子,看到她一个人在那里又哭又唱,她唱了一曲很哀怨的曲子,我觉得她好像也在等一个人,等一个一直没有回来的人……”
夏夏对这谢婆婆恨之入骨,道:“她一个老不死的,等的恐怖也是鬼吧,这种人一点都不值得可怜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