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 武俠,開局迎娶王語嫣 txt-第394章:東瀛刀霸——柳生殺神讀書

武俠,開局迎娶王語嫣
小說推薦武俠,開局迎娶王語嫣武侠,开局迎娶王语嫣
大雨连绵七日之久。
直到第八日中午,才拨开云雾露出一缕金芒。
慕容复不想耽误时间,与吕文德、吕文焕、郭靖三人告辞。
随后,转展数日终于回到了姑苏城——慕容老宅。
“夫君(王爷)您终于回来了。”王语嫣、邓百川等人。
得知慕容复今日回归,一早就在老宅门口等待。
老宅内的下人,兵勇也将沿路封锁,两旁百姓也纷纷等了许久。
“怎么回事,这是慕容家是哪个大人物回来了?”
“听说是慕容公子回来了!”
“什么慕容公子,现在应该叫燕王,是我们姑苏城的骄傲!”
“嘿嘿,说来也是,日后我们姑苏城可就要发达咯。”

慕容复淡然地走下马车,扫了眼周围兵勇、百姓,沉思蹙眉片刻,道:
“辛苦你们了。”
邓百川恭敬道:“不辛苦,这都是属下应该做的事情。”
“先进去再说。”慕容复侧过身子,恭敬地把火工头陀迎到了身边。
家中众人见状,不免感到震惊,纷纷好奇,眼前的这个秃和尚是谁。
王语嫣看了眼慕容复,见后者对他点了一下头。
便立马心领神会,对着火工头陀施礼道:“语嫣,见过师尊。”
“呵呵,乖,徒媳妇,咱们进去再说。”火工头陀满意点了点头,迈开步子就往里进。
其他众人见此,无不感到不解、疑惑、还有惊讶。
尤其是跟随慕容复最久的邓百川等人,更是无法相信,自家的公子爷什么时候多出一位师父来了?
慕容复微微一笑,也没有过多解释,王语嫣的举动,已经代表了他的态度。
扶起爱妻,向着里面走去,小声在王语嫣耳边,交代几声。
后者微微一怔,随即点了点头。
亲自走到柔嘉、赵福金耳边,说了几句。
二女表情也是一惊,立马向后看去,快速离开了众人。
大厅内。
慕容复扫了眼,自己的一众手下,开心道:“见面你们真好。”
“公子爷,您这一路回来受累了。”邓百川恭敬道。
“呵呵,你这么说,本王确实有些乏了。”慕容复点头笑道。
邓百川连忙说道:“属下已经命人备好酒菜,公子爷,现在可用膳?”
“吃点吧。”慕容复看了眼,跟着他回来的几女一眼,道。
席间,慕容复叫来了赖文俊。
神级透视 不醉
这家伙依旧整日醉醺醺的,看到慕容复,“嘿嘿”笑道:
“王爷,您回来的也太快了,交代我给你修的宫殿,刚…刚修好。”
“修好了就行。”慕容复鄙视的看了眼对方,问道:“宋都的事你可听说了?”
“这么大事,我自然听说了。”赖文俊点头回道。
“那你可知道,太子赵谌与赵构争权之时?”慕容傅问道。
“自然听说过。”赖文俊脸色一沉,叹气道。
“那你觉得他们两个人,谁才能登基做皇?”慕容复好奇的问道。
赖文俊眼睛一转,认真道:
“不瞒燕王,我曾经为这二人,都批过命格。”
“赵谌应是早折之象,而那赵构才是真正的帝王之姿。”
“可不知为何,赵谌居然没死。”
“反而,吸取了赵构的气运,形成了二龙争珠,东西分治之局。”
“现今,我也很难看出这二人,谁更适合去坐皇位。”
慕容复一愣,莫不是自己的加入,改变了二人的命运?
这倒是有趣了。
不过,这本来就是一个,不一样的世界,他知道的也无非是冰山一角而已。
“如此也好,正好也给了本王休养,发展之机。”
赖文俊听到此话,全身酒气一扫而过,后背衣服更是被冷汗打透。
震惊地盯着慕容复看了熟悉,硬是把嘴里的话咽了下去。
心道,此子造反之心已成啊!
慕容复淡然地看了眼赖文俊。
他就是故意这么说的,想要看看赖文俊会如何选择。
还好,这酸腐的老家伙,没有当即选择与自己撕破脸。
如此也就是认同了自己的做法。
表情不变又看向了邓百川,沉声道:“台州的那群东瀛人如何了?”
朕也不想这样
“禀告王爷,东瀛人似乎在谋算什么,占领了台州后,没有任何动作。”邓百川说道。
慕容复敲打这桌面,道:“我们的消息渠道,还是太过单一,日后,这方面还要加强。”
“属下明白,回去之后定会加紧训练细作。”邓百川道。
“不急,对了【苍山铁舰】造的的如何了?”慕容复微微一笑,不动声色的问道。
“【苍山铁舰】?”邓百川一愣,他没想到慕容复会突然有此一问,回道:
冷少,請剋制 笙歌
“此事,老三负责,他现在去了华亭城布防,属下也只是偶尔听他提到过一下进度。”
“半月前,已经造了二百艘。”
“二百艘。”慕容复双眸不由闪出一抹雪亮。
一艘【苍山铁舰】大概能容纳三千人。
二百多艘大概有六万人马。
抛去一万换做坐骑,一次能带出去五万人。
这些足够他去一趟东瀛本土,好好教训他们一下,彻底巩固后方。
“知道这次东瀛人,是何人带队攻打的台州么?”
“根据属下所知,来人就是,曾经屠戮了中原各大高手的柳生杀神。”
慕容复听到柳生杀神之名时,也很意外,没想到自己这么快就对上了他。
此人刀道霸绝,几乎已经触摸到了人刀合一的境界。
自己对上他还真就有点麻烦。
扭头看向火工头陀,想着要不要让老人家动动手,一巴掌拍死对方。
也好剩下点时间,省得麻烦。
“怎么我的好徒儿,你是不是想让为师出手,帮你退了强敌?”火工头陀笑着问道。
慕容复笑了几息,摇了摇头,纵观各方势力,他是最弱的。
而火工头陀,就是他手里面的一枚核弹。
偶尔用来救命还可以,但是用多了,各方势力也会不爽。
甚至,真把他们惹怒了,联合起来暗杀火工头陀也无不可,故作轻松道:
“徒儿是在想,师父可还吃的惯这些食物。”
“为师被困几十年,还是头一次吃到这般好吃的美味,有个乖徒儿就是好。”火工头陀捋着白须大笑道。
“师父开心就好。”慕容复客气一句,又转过头来,脸色严肃道:“传令下去,今夜调集姑苏城内十万大军,明日前往临安府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