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彩絕倫的玄幻小說 《老爺子和新物種》-33.找閒事相伴

老爺子和新物種
小說推薦老爺子和新物種老爷子和新物种
这么多天过去了,老爷子这颠三倒四的生活该告一段落了。回归常规,就得多找点儿闲事儿。
“蓝队是哪个国家的?”
“德、法、澳、美、日等,还有咱们的祖国,中国。不懂了吧,球队不按国家、种族来分,自由组合。你想知道红队吗?粗略估计,阿尔卑斯雪豹是由来自102个国家的元素组成。”
“得,得,得,听明白了。我要喝水,凉的带气儿的。”老爷子心情好得要冒泡儿了。
“好的,顺便把降压药吃了。”嘿,这老爷子光动嘴不动手。一颗药,一口水,农夫惠子播种喽。
“浇水,浇水。明媚春光下,打了蔫,开不出花来,惠子你吃不了兜着走。踢球,踢球,走遍全球。”惠子把啰嗦放出来逗老爷子,挥挥拳踢踢腿,热身一下。一个多月了,他没有打高尔夫了,运动量不足,饭量见少。
“搞个小球来,让它耍耍看。”好,上钩了。准备多日了终于找到了机会。惠子取来一个乒乓球,一把球拍。
“给您发球,看谁接球水平高。”
“来吧,老年青人,看看啰嗦的头顶球有多厉害。屁滚尿流!抱头鼠窜!满地找牙!”挑衅也好,骂阵也罢,檄文已发出,接招儿吧,老爷子。
“少来这套。我小的时候,参加过雍和宫少年体校。那时候国家很穷,球台少得可怜,教练就在墙上画两个圈,一个圈代表半个球台。”仿佛他老人家又回到了从前,应景应时令吗?花季少年,满脸堆出了多肉植物体型花瓣,因缺水而斑驳,亦不乏厚颜老桩气派。喂,您跑偏了,再辉煌的历史与现实中萎缩的生命不可同日而语,患不自知也。这要让他讲下去,陈芝麻烂谷子都能抖落出来。
“行,行,行,知道您练就了一身顶牛、撞墙的童子功,那就接招儿,露一手呗。只可惜呀,咱家的墙没有弹性。这样吧,多事在空中画圈,您和啰嗦隔圈对打如何?”惠子新发明空中乒乓球,裁判兼保安由惠子承担。保安是压倒一切的重点,那缺少弹性和韧性的老腰则为重中之重。裁判嘛,简单得很,一是一,二是二,好了。这就是原则。人喜欢原则的高调性,所以原则一般不缺席台面上的宣讲。人讨厌原则的束缚性,所以原则时常被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去看待。原则的立场、原则与原则的对立统一、原则的存在与消亡等等,都有待老爷子讲原则的时候再加以广泛且细致地讨论。不食人间烟火的惠子先高调亮出对待原则的原则,睁大双眼当裁判了。老爷子用球拍颠球,球一次次落地,并没有消减跃跃欲试、大显身手的雄心鸿志。
“各就各位,雍和宫少年队对阵铜墙铁壁啰嗦队,比赛开始。”多事飞出2米直径的圆,参赛双方拉开了架势,老爷子直拍横握,啰嗦赤手空拳。
比赛持续了15分钟。胜负嘛,因惠子未公布规则,结果也不必公布。看,老爷子脑门上冒了汗,心肺、四肢的功能得以大幅度调动,就是惠子所求结果。
“输了,输了。快憋死我了。”老爷子小河流水哗啦啦去了。啰嗦高调狂吹口哨,这是赢方的凯歌,亦是败方洒脱退场的号角。
“输了,我大哭了一场。释然放怀,无复蔕芥。”老爷子一贯对幽默有良好的感觉,浅显易懂。嘻嘻,惠子神会了,报以释然一笑。喂,裤子整整好呀。没辙,惠子收回啰嗦和多事,顺手收拾邋遢残局。
老爷子整装一新。他自己捯饬的。他看了看笔直的裤线,跺着脚,态度友善谦和地说:“我带你出去溜达溜达,好不好?”突然袭击,这是啥情况?事前没有任何征兆,要去文家?还是去附近的护城河边儿?一般讲溜达无外乎到家周边散散步,可他经常不走一般路线。惠子又不是小猫小狗,说带去就能带去的,要走审核流程的。先摸摸底再做打算吧。
“惠子姐姐,雅典娜会背着卡尔斯飞了。他要翻天了。他不听劝阻,要改变训练计划,要到竞技场玩穿越障碍,呼叫池浩也没有回应,如何处置?请赐教。”作为导师惠子惭愧,从来就没飞过。尊重人的意识是有前提条件:安全和法理优先。总而言之,惠子没有足够的能力指导雅典娜。屋漏又逢连阴雨,一倔老一蛮少这可咋整呢?待惠子略施小计,一一化解之。
告白
“雅典娜,请飞到浩然家楼顶上去,到哪里求助一毛。”
“一毛,老爷要出门,请浩然行使监护权。另有客到访,请迎宾。”
“惠子姐姐,谢谢。来事了,开工喽。耗子不在家,我老猫称大王。老爷爱去哪儿,就让他哪儿,浩然在也会这么说的,反正飞不到天边儿去。来客,Welcome!何方神仙……”一毛是被浩然惯坏了,没大没小,啰嗦依旧。
“老爷子,今个儿太阳打西边出来了!和颜悦色,雨露过后,春风柳絮漫天飞,精气神顶呱呱。可是,好与不好要看您溜达去何方?如若去护城河边吗?现成的年检通行许可,随时保驾护航。另外,惠子还有一事相求。”惠子挽着老爷子的胳膊,还想絮叨下去,但套路被识破了。
“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啰嗦了,啥事?”老爷子不说去哪儿,提着外套,拔腿就走。
“求您给惠子一双翅膀呗。那个雅典娜背着克尔斯在天上飞,乐呵得都不肯回家了。您就不想飞上天吗?”可别说您老就甘愿作二维爬行动物,要爬也慢一点,待惠子寻找一条既能躲避坑洼又有花有草的路线。
“我还想入地那。飞有什么新鲜的,加上外骨骼羽翼就可以飞,想飞哪儿就飞哪儿,少见多怪。”出了门,惠子可去的地方有限,这点老爷子再清楚不过了。
“惠子姐姐,我们飞到了浩然家的楼顶。卡尔斯在赏花,雅典娜在降温。”
“惠子姐姐,他们来了。要不要帮帮你们?我很专业,我很……”爱人、缠人、黏人,相信一毛的专业素养。
老爷子带惠子奔青年湖公园去了,说不准那里闲事多。走着瞧。